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请叫我老咸鱼就好【躺】这里KINE,一个开坑不填也死不爬坑的辣鸡选手。跪求野生但奶同好和贴吧大神们,支持dn,Dv,vd,vn以及all n。
沉迷ff14对猫男无法自拔。女装猫男天下第一!
维吉尔那可是你亲儿子!!!你这样又要被人砍了!!!
↑我收回前言,亲家人没有不砍老哥的戏份

跟风一发成分表

全表画的最认真红莲特饮。

(暴击流白魔)等我吨了这瓶hq你们就知道什么是残忍了.jpg

2p分享一个灵魂画风

试图混入小姐姐中x

啊,我,吹爆诗人衣服

心血来潮丢波图

(并不存在的)龙炎冲警告.jpg

负能,豹榨,我自己爽就行了

负能二次预警,不想吃负能的请赶紧叉走

私设自家猫儿子光

----------

     传说中的光之战士居然是一只护月猫魅。

     这本身就已经很稀奇了,雄性月猫居然跑出了森林当冒险者这件事。

     而且还是据说只有角尊才能成为的白魔法师。

     但是这个无比粉嫩的品味......好吧,光之战士长得是挺可爱没错,但是粉色的公猫这种事怎么想都有点...

3.

过气咸鱼的拖更月常_(:зゝ∠)_

本来想开车,开了半天不知道咋写

写了删删了写

好日哦就这样吧溜去打游戏了

----------------------------------------------------

僵持不下的气氛在半藏倒向他的瞬间变成惊慌。源氏的指尖摸索着寻找颈动脉,有节律的跳动透过皮肤确认到半藏还好好活着。认命般的叹息,勉力从半藏手里救出已经被扯得不成样子的金色布料,源氏一边扶着醉的不省人事的半藏向山顶上的寺院进发,一边不忘吐槽半藏即使晕倒手劲还是那么大。

“源氏师兄,今夜怎回的这么——这位施主没事吧!”巡夜的智械僧人远远的就看见两人的身影出来迎接,却被挂在源氏...

2.

“诶呀对不起对不起。”智械一边道歉一边坐了回去,“很久没见到和我从一个地方来的人有些激动,我吓到你了吗?抱歉。”

半藏若有所思的盯了他一会,锐利的视线紧锁住智械背后的长刀。半晌他缓缓摇了摇头。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一声不发的是生气了。”智械像是长出一口气的样子,声音里又是满盈的笑意:“你也是来这里的寺庙朝拜的吗?还是来这里旅行的?我知道很多一般人不知道的地方,要不要多留两天来看看风景?不过寺庙再往上的地方容易下雪,最好穿的再厚点吧。Balabalabala——”

这个智械真的好恬噪,半藏在心里默默吐槽。但意外的总能唤起自己一些久远的记忆。不,源氏已经死了,这是他亲眼所见。远处落日...

我就看看
心情不好深夜飙飙小破车
网课已经刷完了,那篇狼牧很快就能看到下一章

来自之前源氏新皮的脑洞

  这副机甲给我的感觉是未完成的测试品,从配色以及源氏变成红色的瞳色来说感觉更像是邪鬼机甲的初试作,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后来的绿色机甲以及瞳色又变回去了这个故事就坐等暴雪日常吃书好了。。。。。以及暴雪爸爸承认了皮肤有对应的背景故事,诶呀诶呀,又到了开脑洞的时刻。

   狼牧设定,源氏在尼泊尔修习时会穿牧民,去雪山上放养牦牛,傍晚会回到寺庙里冥想休息。半藏云游猎人兼雇佣兵。

大概是一个先操个爽再恋爱然后结婚的故事。

最近忙着刷网课,等六月份网课结束再继续。。。

嗯。。虽然本来不想这么快发出来的但是想想还是丢着鞭策自己...

无题向藏源

源氏视角,我不知道这东西能算自述还是叙事什么的。。。。

 哇一人称的东西其实我很少写,但是写起来真瘠薄带感(捂脸x

希望你们看得开心////

 --------------------┏ (゜ω゜)=☞---------------


     和他呆了一会我才意识到他那句“你不再是我的源氏了”是什么意思。

     可能二者兼而有之。他说这话时语气里真切的悔恨总让我以为他仍为过去所困,我试图告诉他放下,但事实上放不下的反而是我自己。呵。...

快银!超可爱!喵嗷嗷嗷嗷嗷嗷!!!!!

(假装自己画的可好了x

© 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