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请叫我老咸鱼就好【躺】这里KINE,跪求野生但奶同好和贴吧大神们,支持dn,Dv,vd,vn以及all n。
奶油那么软的你们忍心让他攻嘛?忍心嘛?不想摁在地上狠狠干嘛????Σ(゜ロ゜;)

3.

过气咸鱼的拖更月常_(:зゝ∠)_

本来想开车,开了半天不知道咋写

写了删删了写

好日哦就这样吧溜去打游戏了

----------------------------------------------------

僵持不下的气氛在半藏倒向他的瞬间变成惊慌。源氏的指尖摸索着寻找颈动脉,有节律的跳动透过皮肤确认到半藏还好好活着。认命般的叹息,勉力从半藏手里救出已经被扯得不成样子的金色布料,源氏一边扶着醉的不省人事的半藏向山顶上的寺院进发,一边不忘吐槽半藏即使晕倒手劲还是那么大。

“源氏师兄,今夜怎回的这么——这位施主没事吧!”巡夜的智械僧人远远的就看见两人的身影出来迎接,却被挂在源氏身上一脸半死不活的半藏下了一跳。源氏摆摆手,让僧人退回去:“他没事,就是喝的太多了。我要把他带到偏院里去,拜托你告诉师傅我回来了,需要借那间房间一用。”

守夜僧人又向源氏行了一礼:“不瞒师兄说 ,禅雅塔大师已经先行去冥想入定。要是师兄不介意,大可以明天再向大师禀报。”

“谢谢你的提醒,还有,恐怕得麻烦你替我烧些热水了。他醉的很厉害需要清醒。”

“那是当然,我这就去煮些药茶来。”

 

结果某个玩命喝酒的家伙又是上吐下泻的,悉悉索索折腾了好一阵子。源氏终于把半藏折腾进浴室里。半藏的体型本来就比他大一圈,在外游历的这么些年也长了不少肌肉,要把这么个沉甸甸的家伙剥干净扔进快半人高的木桶着实不易。好在源氏有机械身体的辅助,虽然过程狼狈了点,但这是头一次他这么感谢守望先锋为他制作这一副机械躯体所做的努力。温度传感器将水温实时传送到源氏浅蓝色的目镜上,氤氲热气将光子目镜都染的模糊了些,肩部的散热栓自行运作起来发出轻微的嗡鸣声。

他果然还是不太习惯,这些机械装置都是在自己身体上运作的感觉。

打开窗户好让雪山夜晚的凉风吹进来一些,源氏卸下面甲靠在窗边深吸一口气。雪山上并不是常年能有阳光照射,过冷的空气会损伤他剩余的脆弱器官,像这样能够取下面甲的机会并不多。除去面甲的过滤,干燥冰冷的气息顺着蒸腾雾气一丝丝渗入身体里。像是雨水滋润着久经干涸的土地,只有这样的时候,源氏仍能感受到自己还是作为一个人类的部分活着。

胸腔里传来一阵隐隐刺痛,他知道自己不能久留,源氏暗自哀叹着离开窗边。要是让其他人看到他这么多愁善感的样子大概会吓一大跳吧,他想。“半藏啊半藏,你把我变成这样,自己却又一声不吭的跑掉。”时隔多年,他的哥哥已经变得与他记忆里不太一样,要不是那锐利的眼神和以前别无二致源氏差点就没认出来。两鬓斑白亦蓄起了胡须,眉眼间沧桑的痕迹让人很难相信半藏只是比他大三岁而已,又或者是他被人为保养的太好以致欺瞒过了时间?“你到底在想什么,哥哥?”源氏像个好奇的孩子一样捧着半藏的脸去触碰那些看上去坚硬的胡须,然而除了视觉上似乎柔软的感受,机械手指并不能反馈出任何多余的信息,这样的事实让源氏少见的沉默了。

他终究还是离人类渐行渐远。

满脑子胡思乱想的源氏被温感器传来的数据打断思绪。“半藏 ,你醒了?”源氏小心翼翼的问,然而半藏只是抓着他的手便没了动静。自己大概吵醒了对方吧,源氏带了点歉意想到,正准备将手抽出来放任半藏再泡一会的时候,手上突然传来的力道让他一个趔趄翻进了水里溅起不小的水花。

“咳咳——咳——”虽然反应够快准备好闭气,还是有一些呛进了身体里。源氏剧烈的咳起来,腥甜的味道从体内涌起。 “这么突然是干什——唔!”半藏抓着他的脚裸往外一带,源氏的上半身又滑进水里。身体本能的挣扎在慌乱中摸到了什么东西,而后唇上覆上柔软的触感,舌尖强硬的撬开牙关渡进空气。就着这样紧贴的姿势源氏被半藏捞出水面。

他上一次和半藏这样接吻是什么时候?那些更久远的日子里,躲着下人与家仆赌气的去亲半藏?在挥汗如雨的道场里互相安抚的轻吻?还是那天的雨中,半藏紧紧拥着他的时刻?

“源氏。。。。。源氏。。。。。。”

半藏呢喃的声音传入源氏耳中,忽然惊醒的源氏像是触电般的一把推开半藏。“半藏!你发什么酒疯!”虽然红着脸捂嘴尖叫这种事实在有损他现在看上去带着点高冷的形象,好吧其实那也不算尖叫,源氏这才注意到半藏仍旧无神的双眼。“。。。。。。结果灌了那么多药茶也没用吗”小小的自暴自弃了一下,源氏起身准备就这样把半藏晾一晚醒酒。感谢安吉拉博士的建议,这具机体虽然不是泛用的作战型,但也做了基本的防水措施,源氏现在只祈祷混乱中不要有水渗进去就好。

装饰在机甲外的绣金布料因为浸水已经湿透,湿漉漉的往下滴水。源氏今天不知第几次叹气,这些装饰物可不好拆解,更需要小心对待(要是让齐格勒博士知道了他又不小心弄坏了某一块估计就该被活拆了),源氏也并不想让自己成为人肉晾衣架。为什么每当他碰到半藏的时候事情都会不可控的往更糟糕的地方发展? 

要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意思就是这个玩笑开差不多了让你开心开心,接着再给你换一个玩笑。

源氏曾经想过被自己的哥哥上,毫不避讳的说,他就差揪着半藏的领子问他到底为什么不肯上自己了。当然源氏也知道答案,他只是忍不住,而且也不是在现在这样的境况下。

所以说到底为什么机械身体也会有快感啊?他不是没有【哔】的吗???安吉拉博士满脑子在想什么????

“半——半藏——!”

----

半藏:没有条件就自己创造

评论(2)
热度(19)

© 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