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请叫我老咸鱼就好【躺】这里KINE,跪求野生但奶同好和贴吧大神们,支持dn,Dv,vd,vn以及all n。
奶油那么软的你们忍心让他攻嘛?忍心嘛?不想摁在地上狠狠干嘛????Σ(゜ロ゜;)

【十题作业】8.一方的短暂分别

是的我来交了~

第一次写这对,历经各种千辛万苦还是觉得自己烂尾了OTZ

总之很感谢太太们给我的这次机会,然而我不会@人。。。。

本篇是小天使与牌皇,OOC简直是家常便饭

以上

食用愉快w

-----------------------

JUST A MOMENT

-----------------------  

   “cher, I need to go.”

   男人拾起鞋柜上的礼帽,单手揽过一旁的银发男孩在他唇上印上一吻。成熟男性的气息瞬间占据了他的小宠物所有感官,男孩的脸颊上晕出好看的红色,双颊浅浅的酒窝比他喝过的任何烈酒都更刺激。

   职业赌牌的“三好”市民Gambit今天也想宿醉在这酒窝里。不过考虑到家里还有四只主子等着喂养,把猫奴写进设定里的铲屎官先生还是依依不舍的放开了他的男孩。一阵风刮起了他的大衣,男孩绕了一圈又扑进了他的怀里。

   “Remy,Remy~”Peter蜜色的眼睛盯着他,他觉得自己快被这视线烧灼,“Remy为什么我不能替你去?只要几秒钟一切都解决了。”

   “我怕你半路被拐跑。”

   “我那么快没人能追的上我。”

   “然后你就在半路栽在了一个老赌棍手里并且和他一起拿了个小红本,嗯哼?”牌皇挑起一边眉毛,“你知道你这样做让多少少女美好的梦想全都破灭而伤心不已吗,Peter?”

   “你就吹吧,梦~中~情人先生。”Peter调皮的露出一个鬼脸,“我才不在乎,Remy,我只知道你要是不听我的你今晚就只能和你的小主子们过了。”

   牌皇举起双手投降,向快银势力低头。“放过我吧,lapin.我知道你很快,但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小采购。”他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张长纸片晃了晃,“它们对于你的高速来说都有点太脆弱了。这可是我们同居的第一天,还有许多东西等着见见它们的新主人呢。别担心,我会让Logan陪我去,那些重活都交给他就行了。”

   他的小天使嘟起嘴似乎还有点不开心的样子。“I'll coming back soon,cher.”Remy搂着他在额前留下一吻,然后是鬓角,脸颊,和十分敏感的耳朵,“给我十分钟,好吗?”

   男孩像风一样从他怀里溜了出去。等Remy再回过神来,他已经一屁股坐在真皮沙发上玩起他的吃豆人游戏机了,Figrao、Oliver还有Lucifer——他的猫主子们也在Peter周围的空位上开始发懒。

   牌皇无奈的笑笑,打开门走了出去。Peter确信他听到的是Scott的机车声。哦,天哪,狗男男。

   

   回忆结束。


   滴答,滴答。Peter百无聊赖的数着时钟上的格数,看着秒针像个慢吞吞的蜗牛一样一格一格向前挪动。98,99,100。。。。。他和Remy之前在做什么来着?哦对他们在玩牌。不不,不是那种意义上的,Remy可是自带逢赌必赢的属性他何必自讨没趣,Remy在教他怎么玩花切。那些扑克牌在他灵巧的指间翻飞,到手的一张红心皇后转眼就变成了方片国王,速跑者还没来得及惊讶Remy是怎么瞒过他的速度,小丑已经到他手里上下跳动。不得不说,那可真酷,难怪女孩子们会对Remy趋之若焉。Peter裹紧了身上的毯子,一张扑克从外衣口袋掉进他手心里。那一定是Remy留下的,他想,一张黑桃A,Remy说过他最喜欢的牌就是黑桃A了。

   这可真让他该死的想念Remy,为什么他还不回来。

   这10分钟对于速跑者来说简直是长达一月的漫长煎熬。

   Peter将黑桃塞回口袋里,这次他摸到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统一大小的薄长方形卡片,这些都是。。。牌?本就堪堪危险卡在袋口的卡片随着他的动作一些掉了出来,无辜中枪的Figrao不满的喵喵叫了几声,男孩不得不先把家里的小主子安抚好,再一张一张的把它们捡起来。黑桃A,黑桃A和黑桃A,Remy是从哪弄来这么多一样的牌,难不成把他用过的所有牌里的黑桃A都留下来?Peter想象了一下少女心牌皇把扑克牌里的黑桃A一张一张抽出来像个宝贝似的蹭了又蹭,他不禁为这想象偷笑出声。有一张掉到了沙发底下,Peter费了些劲才把它弄出来,这次不是黑桃A了,牌面上是一个笑的十分开心的银发男孩。

  那不就是自己吗,他一点也不记得自己有拍过这样的照片。

  Peter将牌翻来复去的仔细看,另一面还是黑桃A。他将口袋里的卡片全都掏出来,果然,那些黑桃的另一面都是他和Remy的照片。有些是他们在一起照的,有些只有Peter一个人。他还记得去游乐园那次,那是他们认识的第二年,Remy错过了他的18岁生日。

  “哇哦,盗贼工会,那听起来可真酷。”Peter窝在Remy身边,装作对这样的小小遗憾毫不在乎的样子,尽管他的内心真的难过的要死。敏锐的Remy自然不会听错他的心情,Peter单纯的情绪太容易摸透也太容易深刻的影响着他人,Remy一定是首当其冲的第一人。那是他住在地下室的那段时光里,少有的过分享受外面阳光的日子,因为Remy说什么也要带他去。

   他还记得他们在售票口时,售票小姐上上下下疑惑的眼神。嘿,长得年轻并不能怪他不是吗?他只是新陈代谢比较快进而的比较抗衰老之类的。。。。好吧,可能比正常人快了不止那么一点。她甚至在Remy说出要两张成人票时用一种近乎。。。。Peter觉得那很难形容,大概就是某种很鬼畜的眼神看着Remy直到他拿出两张身份证来。那种混合着尴尬惊讶与迷惑的茫然神情真的逗笑了Peter,他小声的笑着,看的Remy心都快化了。

   他们在那里疯玩了一整天,无论是过山车还是旋转茶杯,在鬼屋里的时候他紧紧抓着Remy的手,Remy用低沉的声音告诉他闭上眼睛。他能听见他们走过嘎吱作响的木走廊,风声在耳边响个不停,什么东西开了又关又开,燃尽的蜡烛发出诡谲的尖啸声,然后Remy说,来起舞吧。好奇的Peter偷偷将眼睛眯条缝,看见披着白布的幽灵和大鼻子女巫搭在一起手舞足蹈。

   哇哦,我不知道你还有这样的能力,好酷!他说。

   Remy笑了。对一个人只能使用一次,Cher,下次来你可就看不到了。

   那我也很开心,谢谢你,Remy。

   Peter动用自己的能力偷偷去亲了Remy的脸颊,那触感很棒,他想他一生都忘不掉。

   的确是忘不掉啊。他和Remy还去坐了摩天轮,就像所有的情侣一样依偎在一起,在摩天轮顶端的夕阳下亲吻。他看着Remy晕出金边的深红色的双眼,听他说我爱你,然后痴痴的笑着拉着Remy说我们去看烟火。

   之后他们因为种种原因分别,Peter在那座岛上见过一次Remy,但当时他们都太过匆忙,所有话语都未能倾出口便再次分隔。直到他去拉斯维加斯的那一次,他们真正意义上的重逢了。

   灯光,酒女和赌桌旁或抑或仰的人群,银发男孩在这之中显得格格不入又顺理成章。他在照片上笑的那么开心。Remy说他当时差点以为他看到的是天使,牵着他的手来告诉他好运降临了。在他们过去的对彼此毫无所知只有思念的10年里,Remy变化了很多而Peter仍然是那个样子,以致于Peter当时根本没有认出他。Remy那个混蛋明明已经知道了却装作像个陌生人似得戏耍他——Peter觉得关于这段回忆奥斯卡真的欠Remy一座小金人——直到他用低沉柔和的嗓音说出“Miss me,Peter?”,他才想起他那个不知所踪了将近10年的糟糕男友。

   当晚Remy把还杵在混乱里的Peter拉去月台上美其名曰看星星,而Peter在门口那里狠狠扇了他一巴掌,没有任何理由,Remy也没有躲开。他扇完就后悔了,逆光下那脸颊上的红色也十分显眼,可Remy只是走过来抱住他,一遍遍的说着对不起。

   “疼吗?”

    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没头没脑的对话真是矫情到没脸见人。

    “那就记住我,Remy Leabu。Peter Maximoff等了你十年。”

    “欢迎回来。”

     月色模糊了Remy身后的屋顶,也模糊了Peter之后的记忆,大概就是该干的都干了该上的都上了这样那样的。Peter并不试图回忆那些,他知道Remy会记着的。Peter继续翻出一张星夜的照片,他坐在屋顶上,眼睛里倒映着漫天星光,手与另一个人的手相扣。那只戒指是Remy的,所以那只手也是,可他并不记得自己有让Remy拍过照片,而且从这个角度看,更像是Remy的视角。

    天哪,Remy一直以来都在在偷拍他而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

    Peter花了几秒钟来辩证思考自己男朋友是不是有什么痴汉变态的隐藏属性以及现在回去找Chrles还来不来得及。但他要是回去又该和教授说什么呢?教授我的男友偷拍我像个痴汉我是不是该报警?或许都不用等Peter开口Erik就已经把Remy挂上金门大桥了也说不定。不不不,那太惨了。

   男孩摇摇头否定自己的想法,Remy很快就会回来的他不该想这么多。起码,他觉得自己十分信任Remy,哪怕是会搭上自己性命的时刻他们也在一起,Rmey是不会离开他的。

   Oliver两步跳上鞋柜喵喵叫了几声,猫咪们便聚拢到门边,随着锁扣转动的“咔哒”声响起。“Miss me?”牌皇一只手抱着猫粮推开门,另一只手挠挠它们的下巴向猫主子们依次问好。Figaro用自己的肉爪子使劲拍了拍鼓囊囊的猫粮袋。“Peter,你饿了吗?”Remy又摸了摸猫姑娘的头,猫咪们便乖乖跟着Remy一起进了厨房。

  “啊?。。。嗯。。。”Peter恍恍惚惚的答应着,也跟着Remy走到厨房门口,“Remy?”

  “怎么了,Cher?”Remy从碗橱里拿出小主子们的食盆,将猫粮袋剪出一个口,“今天的甜点有水果塔,你之前一直说想吃的。”

  “那个。。。Remy。。。你是不是。。。。挺变态的?”Peter吞吞吐吐的问着,话刚说出口就后悔了。牌皇在抖猫粮的手十分明显的颤了一下。

   上帝啊他不是那个意思。

   “Peter."Remy叫住化成风在房间里飞速奔跑的男孩,等那阵风停下来,Peter也差不多自我安慰结束。“难道说你比较喜欢变态一点的?”他接着说道,在外人看来有点像自言自语,恰好男孩又一次出现在门口,“我可不知道你有这样的嗜好,还真是令人惊讶。”

   “不不不不不Remy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天哪你为什么要偷拍我显得自己像个尾行痴汉什么的绝对不是我喜欢变态才没有那个意思就算Remy你是变态我也喜欢你真的你要相信我。”Peter紧张起来难以控制自己的语速,像连珠炮一般吐了一大串字眼后赶忙捂住自己的嘴,“GOD!我都说了些什么?”

   男孩忿窘的羞红了脸。Remy挑起一边眉毛看着他,将人锢在冰箱与水槽的夹角处:“我以为你会觉得很惊喜?看来是我失算了。”扒手熟练的从男孩的兜里摸出一张牌来,上面印着的香艳景色让Peter的身体开始发烫像能煎蛋。

   “R-Remy我警告你别乱来!”无力的推搡更像一种欲拒还迎的邀请,Remy低头准确的捕捉住那双柔软的薄唇,柠檬糖酸甜的味道铺满男孩的唇齿间,他忍不住伸舌进去舔了一口。“柠檬糖好吃吗,cher?”Remy轻拂去男孩嘴角的点点水渍,变为暗红色的双眼仿若深不见底的漩涡,“我好像说过你不能吃太多糖,hum?”

   Peter因他而涨红的脸颊,亮晶晶的双眼里充满了期待与羞赧,刚被蹂躏过的嘴唇泛着艳丽的水光,这一切衬的他苍白的皮肤显出一种难以形容的美感。领口里露出的一小截锁骨简直是塞壬的歌声魅惑着他凑上去轻柔的舔舐、啃咬。

   剧本到此十分完美,除了——

   “淦,该死的卡津佬!快点结束和你的三月兔调情!”

    Logan的声音。

    Remy无奈的吐出口气拉开两人距离。“Peter,我相信这个你一定会喜欢的。”他向门口的方向侧了侧头,Logan正好把一个仔细包装过的大箱子推进来。

    “我TM再也不会信你的鬼话了,Remy!MD辣眼睛!”走前还不忘用爪子竖个中指。

    “那你先把那眼镜男孩的机车放下再说!”Remy回道。

     “去吧,cher,去看看那个箱子。”

     拆礼物一向是速跑者的拿手绝活之一。下一秒Remy就听到Peter欣喜的尖叫:“天啊啊啊啊啊!限量版的珍藏吃豆人街机!!!!”话音还没结束,那阵风又窜到自己面前,留下一个柠檬味的吻。他舔舔嘴角上残留的糖果味,看着男孩激动的冲进浴室冷静自己。

     得心应手。Remy老成的靠着门框露出一个十分牌皇的笑容。


评论(5)
热度(44)

© 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