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请叫我老咸鱼就好【躺】这里KINE,跪求野生但奶同好和贴吧大神们,支持dn,Dv,vd,vn以及all n。
奶油那么软的你们忍心让他攻嘛?忍心嘛?不想摁在地上狠狠干嘛????Σ(゜ロ゜;)

来自之前源氏新皮的脑洞

  这副机甲给我的感觉是未完成的测试品,从配色以及源氏变成红色的瞳色来说感觉更像是邪鬼机甲的初试作,至于为什么会选择后来的绿色机甲以及瞳色又变回去了这个故事就坐等暴雪日常吃书好了。。。。。以及暴雪爸爸承认了皮肤有对应的背景故事,诶呀诶呀,又到了开脑洞的时刻。

   狼牧设定,源氏在尼泊尔修习时会穿牧民,去雪山上放养牦牛,傍晚会回到寺庙里冥想休息。半藏云游猎人兼雇佣兵。

大概是一个先操个爽再恋爱然后结婚的故事。

最近忙着刷网课,等六月份网课结束再继续。。。

嗯。。虽然本来不想这么快发出来的但是想想还是丢着鞭策自己快更新吧x

快快记得催更我(......

--------------------------------------------

1.

        半藏很少会吐槽他的雇主到底具有怎样的一个脑回路。

        毕竟这个世界连龙神这种听着就活在中二里的东西都可以召唤出来,有些其他奇奇怪怪的玩意也不足为奇。

        抖了抖肩上堆积的雪,口鼻间呼出的热气化为白雾迅速消散。位于山腰上的小镇覆满了皑皑白雪却依然十分热闹,大锅里煮开的浓汤咕咚咕咚的冒着响,烤肉的香气像雾一般笼罩着每个人的鼻尖。店家们纷纷开始摆上桌椅张灯结彩吸引来来往往的人们享用美食。在这里定居的大多是智械,毕竟智械并不在意高山上愈加寒冷的温度,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前来圣地朝拜的教徒和观光者。因为这个小镇地处前往山顶寺庙的必经之路,劳累的旅行者们时常在此歇脚,渐渐造就了这个不大但人声鼎沸的小地方。

       人群的嬉闹声逐渐大了起来,中间时不时夹杂着店家的吆喝,流浪乐手弹着吉他在人群中唱起缓慢又悠长的小调来。半藏望了望灰蒙蒙的天空,意识到现在的确已经是饭点了,小镇里的人都聚在外头,共同分享这份热情。半藏本身是不太喜欢人多,找了个稍微不显得那么拥挤的桌角坐下,整了整狼皮沾上的雪花,那些白色的小东西飘忽着落到一半便化开不见了。女店家热情的凑上来询问要吃些什么,不高,有些发福的身材,头上裹着一条浅色的头巾。她温和的棕色眼珠又看了看半藏,说道:“先生不是本地人吧?来来,我来给您点。”还不等半藏表示她又扯开了嗓门:“娃孙!去问隔的老爷子弄些肉来!”孩子的声音穿过人堆远远的应了,随即是有些苍老沙哑的声音话还没开一半便高声咳起来,女人无奈的笑笑:“老爷子年纪大了,讲话不太利索。你放心,这里的店家都是一直住在这雪山上的本地人,大家都是街坊邻里相互熟得很,坑不了你的。”

       半藏谢过她的好意,沉默的喝着刚倒上的茶水。他竟有些想念过去的岛田城了。半藏离开那里也有快七八个年头,除了源氏每年忌日的时候会回去,他几乎从不再过问有关岛田城的任何消息。他是执意要逃离那些沉重的事情的。

    “晚上好,苏妈。”机械化的电子音里仍能听得出原本清脆干净的音色,上扬的语调像只调皮的鸟儿。来人拉开半藏身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愉快的和周围每个人打招呼。半藏不动声色的打量着他,浅金色的布料包裹住上身,腰间水蓝色的腰带上系着许多带有异域风情的饰品,他的整张脸被包裹住只露出一双目镜,缠绕头部的饰环反而让他显出几分莫名的可爱。从布料下露出的机械手臂和双腿表明他并不是人类。更重要的是,背后一长一短别着的两把刀,烫金装饰的刀鞘和刀柄上镶嵌的蓝玉显示出这是在伊斯兰地区盛行的那种弯刀,不过这种特殊的背法,以半藏所知,恐怕只有一个他十分熟悉的地方。

    “晚上好,源氏。想来点什么还是老样子?”女人见到智械便笑盈盈的回应着。

      半藏差点一口茶呛死自己。

    “先生,你还好吧?”被称作源氏的智械关切的凑了过来,头饰上挂着的小铃铛在风里叮铃叮铃的响。他忽然就那么定在那里。

    “我没事。”半藏不喜欢被人这样盯着看,随口用日语答道,敷衍过内心的杂绪。他猜这名智械和他来自同一个国度,事实证明这猜测是正确的。

     “啊,是吗。”智械回过神来,也用流利的日语与他交流,声音里多出了一份欣喜;“这雪山上还是很冷的,你得小心别感冒了。”

       半藏轻哼一声没有说话,手指随意的梳理下狼皮将其摆正。

    “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同乡人。”那智械倒像是打开了话匣子般滔滔不绝的讲起来,“你的这身狼皮真好看,是你自己打猎来的吗?我能摸一下吗?这么大的一张皮一定是个大家伙吧?我也遇到过狼,他们总是成群行动,这么大的狼不好对付吧?看到它的时候不会害怕吗?能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打败它的吗?balabalabala.......”半藏几乎都能从那智械身上看见一条尾巴在冲他开心的晃啊晃。因为家族的缘故他对智械这种东西并无好感,虽然说不上厌恶,但眼前的智械却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半藏不动神色的瞟了对方一眼,算是默许了他凑过来摸的行为。

    “真的好舒服啊,你一定经常保养它吧。”智械像个见到新奇事物的小孩子一般对着狼皮摸来摸去,甚至扑了过来,亲昵的搂着半藏脖子蹭蹭颈窝边的皮毛。吓的半藏手一抖差点把杯子摔在地上,所幸他眼疾手快又扶了回来,喝了口茶掩盖自己的尴尬。

       自记事起半藏很少与他人有如此亲密的肢体接触,即使是宗次郎也只摸着他的头夸赞过他,除了一个人——他不省心的弟弟岛田源氏。说不清是自发的纵容还是大名的过分宠溺,源氏从小就学会撒泼打滚亲亲抱抱等各种向半藏撒娇专用手段,还是效果拔群的那种。源氏不想上早课偷偷溜去游戏厅的时候,他就会那么蹭着半藏直到半藏带着无奈与宠溺的答应为止。源氏用发胶糊出来的绿毛有点硬硬的,他的的皮肤却光滑柔软像上好的绸缎,两种触感来回磨蹭让半藏怀念起源氏更小一些的时候,那一头软软的黑发摸起来异常舒服。源氏很喜欢蹭半藏颈窝,半藏问过他为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因为有哥哥的,很好闻的味道。天真的源氏并不知道他刻(zhi)板(zhang)的哥哥对着自己很认真的研究了半天是不是身上有什么气味,在寻找无果后开始怀疑自家弟弟是不是阿猫阿狗之类动物成精变来的。那时候的他们关系亲密,情同手足,半藏所有的情绪在见到自家弟弟的笑脸后都可以烟消云散。

       他们一直是那样的,他们本来就是那样的。

      手起刀落,假戏真做。

      那个晚上成了他一直都无法摆脱的梦魇,有时会从梦中带着一身冷汗惊醒,耳边仍然回响着那句“晚安。”

      他们对一切都心知肚明。

      岛田半藏,这个即将不惑的男人,就在那样安静的深夜里哭的像个孩子。


评论(11)
热度(36)

© 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