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请叫我老咸鱼就好【躺】这里KINE,跪求野生但奶同好和贴吧大神们,支持dn,Dv,vd,vn以及all n。
奶油那么软的你们忍心让他攻嘛?忍心嘛?不想摁在地上狠狠干嘛????Σ(゜ロ゜;)

2.

“诶呀对不起对不起。”智械一边道歉一边坐了回去,“很久没见到和我从一个地方来的人有些激动,我吓到你了吗?抱歉。”

半藏若有所思的盯了他一会,锐利的视线紧锁住智械背后的长刀。半晌他缓缓摇了摇头。

“太好了,我还以为你一声不发的是生气了。”智械像是长出一口气的样子,声音里又是满盈的笑意:“你也是来这里的寺庙朝拜的吗?还是来这里旅行的?我知道很多一般人不知道的地方,要不要多留两天来看看风景?不过寺庙再往上的地方容易下雪,最好穿的再厚点吧。Balabalabala——”

这个智械真的好恬噪,半藏在心里默默吐槽。但意外的总能唤起自己一些久远的记忆。不,源氏已经死了,这是他亲眼所见。远处落日逐渐沉没山头,鲜红色的余晖在厚厚的云层中隐隐约约的投射过来,天边染出一片奇妙的粉紫色。半藏自嘲的笑笑,他本就没什么好期待的了。

“谢谢你的提醒。”半藏解下腰间的酒葫芦,给自己斟上一杯,向这个陌生人递出今天的第一句话。

天色渐黑,人群的喧闹程度到了顶峰。酒过三巡,每个人脸颊上都是红彤彤的,人们敞开了嗓子高声放歌,觥筹交错,有说有笑。这里的牛肉虽然不及日式的精挑细选,却别有一番野味在里头。和身旁的智械也算聊得过去,半藏听着他滔滔不绝的讲述着自己游历世界的经历,有一搭没一搭的应和着。咽下不知第几杯酒,半藏抛出了他从一开始就在意的问题:“你说,你叫源氏?”

智械显然没想到半藏会突然这么提问,他不知所措的沉默了一秒然后打着哈哈准备糊弄过去:“我的名字叫源濑光啦,你知道的,就那个,源濑光。他们给我起名的时候似乎正在沉迷日本文学,然后觉得斩杀恶鬼的大将很帅什么的就这么叫了。那个在你们人类怎么、怎么说来着?中二病?而且日文名字不是叫起来很复杂嘛,为了方便还是简称源氏不是更好点什么的嘛哈哈、哈哈。对,就是这样的。”

狼皮下的眼睛危险的眯了起来似乎在打量刚在那番话里的真假。即使喝了不少酒那双眼睛仍然充满了难以抗拒的威慑力,盯得智械不自在的的僵直了身体,下意识的抬手摸着后颈,视线转向别处。

“无聊。”半藏从鼻腔里嗤笑一声,“你的制造者真搞笑。”肩膀处的狼皮一抖一抖的。

“哈哈你也这么想吧。虽然我是那什么—呃—特殊战斗型的试验品被做出来的,他们还说什么成功了就是绝世之作,要起个什么很酷帅狂霸吊炸天七彩中二重金属的名字之类的,哈哈。反正、反正我也不是很懂你们人类在这方面的想法。啊、请放心我没有实装的战斗系统,因为我造出来的时候智械战争已经结束了。”

半藏又灌下一杯酒。“那还真是生不逢时,我和你,都一样的。”

寂静的沉默,一时之间不知能作何回答,半藏却又自顾自的大笑起来。“哈哈哈怎么那种呆愣的表情 ,你以为我真的会给你讲故事?呵呵,真是,太有意思了。”

“你不能再喝了,半藏。”智械连忙拉住他的手臂,半藏也不理,就着酒葫芦仰头又灌下一大口。眼看那智械伸手要去抓,便故意伸长了手臂不让他够到。这样孩子气般赌气的行为直到先前那位女店主端上一小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让你等久了吧,源氏。你今日要在饭点来应当早些说说,这会虽然先前已经煮了一大锅但还是有些忙不过来呢。”她一边带着歉意与智械说话,一边拿出一个用木棉绳与油纸封口的精致瓷瓶来,“给,你最喜欢的梅子酒。我特别让在日本的亲戚多买一些带回来,你要是想喝了,随时来我这。”“女人说完便又急匆匆消失在熙熙攘攘的人群里。

“你能进食?”半藏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事物一般的目光上下打量他。

“能,不过只能吃一点。”

“我以为智械都靠充电。”

“那也没错。我说过我是特殊型号吧?”

“确实挺特殊的。”半藏不再看着他,视线转向一旁的雪山,眼底多出一份难解的深邃。喝干葫芦里最后一口酒,半藏踉跄着站起。一瞬间酒精填塞住迟钝的大脑,身体轻飘飘的感觉仿佛自己随时都能被雪夜的寒风送上天空。源氏死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感受吗,半藏浑浑噩噩的想着,眼前似乎出现了年轻时源氏皱着眉头呼喊自己的样子。他来杀我了,终于可以解脱了。

“半藏!”

天哪自家哥哥在傻笑什么?源氏有些惊恐的看着半藏,潜藏在纯白狼皮下的眼神愈发黯淡,身子摇摇晃晃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眼看半藏伸手又要去够那瓶梅酒,源氏连忙上前止住他的动作:“你醉了,半藏。回去吧。”“回去?回去?哈哈哈哈哈,我又能回到哪里去?我还能回到哪里去?!你告诉我啊?!”半藏忽然揪着他的衣领厉声质问,手上力道大的吓人。如果不是自己的身体已经机械化改造,源氏想,怕不是被半藏勒的在这里又要死一次。“和我回去吧,半藏,你真的醉了。”源氏握住半藏的手试图安抚兄长的情绪。意外的,明明喝了那么多,半藏的手指却还是冰凉的。“寺院就在往上不远的地方,那里有专门给人类准备的房间。你就暂时留在这里,我和师傅说说他会同意的。”

又是那种危险尖锐的眼神。当半藏感受到不正常的气氛或者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会露出这种领地受了侵犯似的,属于头狼的眼神。源氏曾经十分迷恋半藏的这种眼神,或许是因为这很招女孩子们喜欢而他效仿不来,又或许那代表着自己能够从兄长身上得到足够的认同。

“半藏,回去吧。我们一起。”这个时候他必须同等坚定,否则就会被面前的凶狼撕碎喉咙。

-----------------------

感觉自己写的有点智障。。。。

不知所措x

评论(4)
热度(25)

© 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