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请叫我老咸鱼就好【躺】这里KINE,跪求野生但奶同好和贴吧大神们,支持dn,Dv,vd,vn以及all n。
奶油那么软的你们忍心让他攻嘛?忍心嘛?不想摁在地上狠狠干嘛????Σ(゜ロ゜;)

负能,豹榨,我自己爽就行了

负能二次预警,不想吃负能的请赶紧叉走

私设自家猫儿子光

----------

     传说中的光之战士居然是一只护月猫魅。

     这本身就已经很稀奇了,雄性月猫居然跑出了森林当冒险者这件事。

     而且还是据说只有角尊才能成为的白魔法师。

     但是这个无比粉嫩的品味......好吧,光之战士长得是挺可爱没错,但是粉色的公猫这种事怎么想都有点诡异。

     “要来一杯伊修加德奶茶吗?”你看,连喜欢喝的都十分的......Girly。

      长而柔软的尾巴搭上柜台,猫魅族低头用爪子慢慢梳理着蓬松的尾巴毛。当然也见过其他猫魅,但是光之战士的尾巴大概是最纤长最蓬松柔软的了,他似乎从不对别人摸他尾巴这件事生气。

      倒不如说无论发生什么都好像不会生气的样子。乐观,明朗,温暖,又可爱,像是永远普照在花园里的太阳。

      But it hurted.

      “我一点也不讨厌你,一定要这样么?”他梳理尾巴的手顿了顿,两只猫耳朵很快垂了下去,如蓝宝石似好看明亮的眼睛里覆满水汽,尖牙默默咬紧了下唇,一副随时能哭出来的样子。听说有些猫不安的时候就会咬起自己的尾巴。

      往桌角的小香炉里塞了些香料,桔梗的恬淡香气很快塞满了房间。同样令人惊讶的,这些都出自光之战士本人之手,作为工匠他也是小有名气的,就是不及光之战士这个称号那样响亮而已。多半时候光之战士都更乐意自给自足。

      “我是这么想的。”

       平日里总是到处撒娇打滚的猫儿少见的沉默了。柔软的长尾不知什么时候从台面上悄悄溜了下去,他低下头,肩膀的颤抖出卖了被竭力隐忍的沉默。有什么东西滴进了他面前的热奶茶里,滴滴答答晕开一圈波纹。

       “well,you know.我的出生就是个错误。”猫魅清亮的嗓音里失去了活力,像是被一团棉花堵在喉咙里面一样开始模糊起来,“他们告诉我生命是希望,可是——”

       他抬起头来笑,露出那对月猫特有的尖牙,不详的红色眼眸中瞳孔紧紧缩成一幅恶魔般的样子。

       “我是充满了光芒的绝望啊。”

        

       从没有听说过温柔的白魔法师还能有如此恐怖的一面,热奶茶被打翻在地,亲手烫上浅蓝色花纹的瓷杯随着清脆的响声碎裂成块。浅褐色的液体顺着地板的纹路渗透开来。

       “你们所有人,你们所有人都是这样的!”光之战士大声尖叫着控诉,好像现在被掐着脖子岌岌可危的那个人是他,“为什么要靠近我!为什么要给我感情!为什么要把我丢弃在这个令人憎恶的世界上!”

       滚烫的液体一滴又一滴,像落雨一样滴在脸颊上。

       “我做错了什么你们都要离开我...”

       “为什么要让我带着这些可恨的记忆折磨我!”

       “为什么我要永远的活在这里!”

       “我不懂啊!我不懂啊!”

       “我只是没有感情的怪物!”

       “我不懂啊!!”

       光之战士又哭又笑的表情把原本十分可爱的脸庞扭曲的不堪入目。最终他像个孩子那样大声的哭了出来。这引出了现在想想一个十分惊悚的事实:光之战士其实从未哭过。

       “哈,哈哈,你知道吗。”末了他又开始那种诡异的怪笑。

       “我杀了人,很多很多人。”

       他伏下身子,像是平常撒娇那样在耳边低语。

        “你想听听名为‘挚友’的故事吗?他们所有人,所有人都死了。死因是我哟,你们可亲可爱的光之战士。”

        “你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光之战士的眼神又一次亮了起来,就像平日里那样乖巧可爱。

        “所以你也乖乖的一起去吧,把我丢弃在这个恶心的地方,不用担心,我可是无所不能的光之战士不是吗?”

       视线所能及的只有瞳孔中深不见底的暗。

       那是何等的孤独与绝望。

 ------

教科书般的粉切黑

真是太适合《六兆年と一夜物语》了


评论
热度(2)

© 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