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请叫我老咸鱼就好【躺】这里KINE,跪求野生但奶同好和贴吧大神们,支持dn,Dv,vd,vn以及all n。
奶油那么软的你们忍心让他攻嘛?忍心嘛?不想摁在地上狠狠干嘛????Σ(゜ロ゜;)

【藏源】泅龙

短小一发先来试试水
我爱你们的小红心:)
都是小天使哟(っ・ω・)っ
——————————————————
     泅龙
     
   【他本来可以成为神的】

0.
    “哥哥~” 少年柔软的嗓音像是春末飘洒下的粉嫩樱瓣,还有这年纪特有的天真与欣喜。古老的樱树盘根错节着伸向天空,在地上投出一片巨大的阴影,阴影下黑发的少年带着笑望向来人,蜜糖色的水润双眸像一湾月牙。细碎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为他镀上柔和的金边,也模糊了半藏的记忆。

1.
    日本花村,全日本最大黑道世家岛田家族的根据地。这一任的岛田大名膝下有两位犬子,家仆们都说这是岛田家的福气,他们将会拥有两位神龙之力的继承人。
    “南风神龙发现那就是自己的弟弟。‘哥哥啊,与我一起体会体会这人间的生活,不好吗?’化作人型的北风神龙这么问道。南风神龙没有拒绝他的兄弟,也变成人类的模样,任由北风神龙牵着自己去游历那些未曾见过的景色。”
   “为什么北风神龙不变回龙呢?”
   “书上说,北风神龙伤的太重,只能放弃庞大的龙型化身为人,但他的内里仍然是强大的龙神,拥有龙神的力量。岛田家族的神龙之力,就起源于此。”身着素色和服的女人放下书本,摸了摸身旁两个孩子的发顶,和煦的笑容像是三月的微风:“半藏和源都是妈妈的好孩子,你们会一直陪着对方的对吗?”
       “是的,母亲。”左侧的孩子留着稍长些的头发,浅蓝色束带将柔顺的黑发聚束在脑后。他十分恭敬的跪坐着,将腰板挺的笔直,安静的不像其他同龄人般活泼好动,语气老练的仿佛已经排练过千百遍,“源是我唯一的兄弟,身为兄长自然要照顾好他。”他看向躺在母亲右侧,搂着母亲的手撒娇的幼弟,眼神中宠溺大过气责。
        “源最喜欢哥哥了,哥哥一定要和源在一起~''孩童天真的笑着,和他的哥哥一样柔软的黑色短发在榻榻米上滚成一巢鸟窝。年长一些的孩子最终只是叹了口气,将他的弟弟拽进怀里给他顺毛。“别乱动,母亲经不起你这么折腾。”他低声说着,闹腾的小家伙一下就安静下来,睁着水汪汪的蜜色大眼看他,似乎在辩识话里有多少真实的成分。
       “我一定会陪着你长大的,源。”似是要确定什么般,他又对怀中的孩子许下这样的诺言。
  
   2.
     秋日的气温总是很快就冷却。全无夏日的炎燥,风已拂不动开始光秃的树枝,几只秋蝉还在庭院里的樱树上垂死挣扎。多事之秋,秋为事多。家仆们为了准备收获祭,龙神祭还有平日的一些活动来来回回的忙碌,把好动的孩子仅有的一片天地也占了去。
       半藏环抱着因为喊冷强行塞到自己怀里来的弟弟,带点嗔怒的对他说到:“天气冷就多穿点,就穿着一件里衣跑来跑去的像什么样子。”
      男孩子嬉笑着解开他的羽织钻进去,闷闷的声音从半藏胸口传来:“哥哥暖和,有哥哥就够了。”
     “胡闹。”虽然这么说,半藏却全无推开他的意思,任由自己的弟弟抱着腰对他说这说哪,抱怨训练的师傅太过严苛,问他是否要吃苹果糖。
     “要。”他那日似乎是这么答应的,尽管他不爱吃甜食。
      风从不知名的遥远地方带来神秘的花香,半藏忍不住多嗅了几下,却发现这味道似是从他怀里的人儿身上散发出来的。
     他的源正抬起头冲他笑,琥珀色的瞳仁里是自己的倒影。
 
   3.
    “别闹,源,你也不小了。”半藏有些无奈的看着偷偷溜进自己房间的弟弟,忍不住揉揉那头有些乱了的短毛。摸头似乎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半藏并不想把它归结于源的头发手感有多好,这是一种表达感情的方式,他这么想到。
     他的弟弟对此似乎十分受用。此刻他正光明正大的枕在半藏腿上,微微眯着眼睛像只接受爱抚的慵懒大猫。他打了个呵欠,轻描淡写的说:“没有哥哥在旁边,我睡不着。”
      “我可不是你的抱枕。”半藏挑起一边眉毛带了点调笑的说到,手上却熟练的替他弟弟盖好被子,轻吻他光洁的额头。
      “哥哥以前可都是抱着我睡的,现在也该换我了。”抬手留住一缕从肩上滑落的发丝牵至鼻尖轻嗅,“哥哥的味道,真好闻呐。”
      不可置否。半藏没有对弟弟的行为做出任何评论,只是搂着他在他身旁躺下。“睡吧。”他在他耳边轻声说,哼唱起童年里入睡时的歌谣。他的兄弟像只奶猫般蹭蹭半藏,把脸埋在他颈窝里睡着了。
      长夜暨半,月光透过半敞的窗口,照不开深沉的黑暗。

    4.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弟弟变成这样的?
    半藏已经记不太清其中的过程了,等他意识到这一点时,才惊觉自己已经有很久没有好好陪过他。
     过去的曾经山盟海誓,早已在冬日的一场大雪中深深湮没。
     记忆里甜笑着的源氏,抱着手臂冻的鼻尖通红却依旧执着等着自己的源氏,缠着自己问他要不要吃些点心的源氏,夏日祭上总是吵闹着去看烟花的源氏,会因为睡不着半夜偷偷溜进自己房间的源氏,在只有两人的小小池塘里,清透的水珠从他鼻尖滴落,漫射出珠宝般的光辉。。。。。
       他会因为自己生硬的拒绝而难过吗?他会因为久等不来的自己而愤怒吗?他会记得他们小时候的诺言,只为自己回头看他一眼吗?
      半藏紧攥住胸口的布料。十二月寒风下的羽织冰冷的好似刀刃直直的刺进他的心里,引起穿透全身的冰冷与绞痛。这股疼痛来势汹汹,痛彻骨髓,逼得他低下头去,弯下腰去,额头触到落下薄雪的地面,好似在为谁虔诚忏悔。
       “哥哥。”
      他的错啊。是他的错吗。是谁的错啊。

  -1.
      “神龙兄弟游遍世界各国,分享了数不清的美景,最后回到了花村。南风神龙已经无法再化龙身,想要留在人间。北风神龙不忍再离开自己的兄弟,以自身一半寿命做引,花了三天三夜为他的弟弟重新塑造一副完美的躯体。但是龙为祥物,不能轻易摹刻。况且他们用了太长时间在人间游荡,失去龙身的南风神龙已经逐渐沦为妖物,没法再用那具新的身体了。伤心的北风神龙日夜将那具没有灵魂的躯壳带在身边,从此与自己的兄弟天人永隔。”
       一袭素衣的女人合上有些泛黄的老旧书本,半是无奈半是疼爱的揉揉身边两个已经熟睡的小家伙,将他们拢进温暖的被褥里。

评论(4)
热度(26)

© 放开那个尼禄让我来! | Powered by LOFTER